她站在一旁美目流波,默然半晌,低声的道:“叶庆泉,是我给你添麻烦了,不好意思啊。”我笑着摆了摆手,没说什么。

  他们一家人正说着话,门外进来一个胖胖的年男人,男人满头大汗,手里拎着两瓶茅台,几乎是一路小跑过来的。

  “嗯!”尚庭松点了点头,面无表情地道:“坐吧!”我没有挪动地方,而是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尚市长,我知道,您心里可能有些疑问,还是先问问题吧,站着回答挺好的。”

  
目录

3年前·连载至358:大结局

客户端旧版

版权信息